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福島2核反應爐冒蒸氣
2011年09月25日 (12:57 pm)

 

《日本新聞網》報道,造成核洩漏事故的福島第一核電站第2和第3核反應爐冒蒸氣。東電已承認,並認為是原子爐頂部冒出。

東電原子能部部長代理松本純一昨日於記者會上表示,攜帶攝錄機的機器人進入第2和第3核反應爐屋頂時,發現這兩個反應堆原子爐頂冒蒸氣。他分析說,可能是原子爐冷卻水接續部位冒出蒸氣。

松本代理部長沒有進一步說明蒸氣冒出是否代表原子爐內部冷卻水溫出現上升,或其他問題,也沒說明蒸氣冒出會否帶來核擴散。
資料來源

日美共同研發武器
可自行出口
2011年09月25日 (02:00 pm)

 

日本執政民主黨政治調查會長前原誠司今早在NHK電視台節目中表示,有關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問題需朝野各黨展開議論,但與別國一起生產武器,政府早已達成共識,不受這些原則限制。前原所指的「別國」便是美國。故此,日本向美軍提供技術生產的武器,或者日美共同研發的武器向第三國出口,可以不受「武器出口三原則」限制而暢通無阻。

「武器出口三原則」是日本首相佐藤榮作於1967年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提出。這3原則包括:(一)不向共產圈國家出口;(二)不向聯合國決議規定禁止對其出口武器的國家出口;(三)不向發生國際糾紛或可能發生國際糾紛的國家出口。

資料來源

日核電站淨水系統
發生故障
2011年09月25日 (05:49 pm)

 

東京電力公司今日下午發表消息,指福島第一核電站一處高濃度污染水處理裝置發生故障,從昨晚開始停止運營,但未知何時才能修復。

這一高濃度污染水淨化處理裝置是日本國產系統,由東芝公司等開發。據悉,由昨晚8時半許開始,抽水系統發出警報,裝置自動停止運營。經初步檢查,目前還未知自動停止原因。

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幾個核反應爐注入大量海水和淡水,因此導致反應堆地下室灌滿高濃度污染水。從6月份開始,東電先後投入兩套淨水系統實施淨水,一套是美國製造,一套是日本國產。目前,美國製造的套系統雖經過幾次整修,最近以來一直運營正常。
資料來源

福島核電站3號機組
驗出強輻射
2011年09月28日 (10:50 am)

《共同社》報道,東京電力昨日公佈,福島第一核電站3號機組的反應堆廠房一層檢測到每小時最高達370毫希強輻射。東電將採取相應防護措施。

為了向3號機組接入排出安全殼內氣體的輻射去除裝置,東電24日用機器人進行了輻射檢測,結果發現連接該裝置管道附近輻射強度為每小時190毫希,週邊另2處輻射強度分別為每小時370毫希與140毫希。

東電表示,「放射性物質可能已從安全殼附近的通口伴隨蒸汽外洩」。

資料來源

 

 

 

 

福島核電廠
冷凍管道爆裂滲水
2012年02月02日 (02:25 pm) / 最後更新:2012年02月02日 (02:33 pm)

日本福島核電廠第4號反應堆,周二晚滲出逾8噸水,但未有流出核電廠範圍。事故是由於冷凍管道爆裂,令反應堆內的水外流,當局發現後已關閉相關活門,暫時未能確定水份是否含有輻射。

路透社
資料來源
日黑幫踢債仔入福島火坑 卧底記者出書揭核電商縱容黑幕
04-03-2012

【明報專訊】日本核泄漏災難還有一星期就滿一周年,遺禍仍似無了期。日本一名記者去年中以臥底身分潛入核電站內擔當工作人員,偵查揭發刻苦奮戰核泄漏的除了一批核專家及專業職工,竟還有一批由黑幫找來當臨時工人的露宿者、失業漢甚至智障者等,顯示日本黑幫滲透核子工業問題,並斥官商界一直縱容,視而不見。

這位筆名叫鈴木智彥(Tomohiko Suzuki)的45歲偵查報道記者,早前以親身經歷出版了《黑幫與核電站﹕福島第一潛入記》一書,揭露福島第一核電站處理輻射泄漏工人的非人生活,同時發現黑幫與核電站的緊密關係。

手表偷拍 揭核電業黑幫勾結
他說﹕「黑幫可謂日本核電業的核心,他們掌握着這個產業。福島核電站就是一個典型……幾乎所有日本興建的核電站,都是工人冒上可能暴露於高劑量輻射風險中建成。他們會患病,會早逝,或者在工作中死亡。而帶這班人去興建核電站和工作的,往往就是日本黑幫。」

鈴木為了蒐集傳聞已久的黑幫與核工業之間關係的證實,去年夏天自薦到福島第一核電站做了幾個月工人,蒐集第一手資料及利用一隻內置攝影機的手表偷拍環境輔證。他很快就發現,好些勞工是由黑幫提供的,甚至本身就曾經是黑道中人。

找智障露宿者失業漢當臨時工
他指出,災後要當福島核電站員工「非常容易」。由於去年3月發生爆炸後,核電站輻射水平極高,搶修危險大,所以人手甚為短缺。東電遂把日薪由5萬日圓(4742港元)增至20萬日圓(逾1.9萬港元),要承包商盡可能募集人手。於是,黑幫便從日本各地找來智障、露宿者、長期失業漢、欠了黑幫債務的,以及曾經加入黑幫的人來當臨時工人。

謀辭工遭黑幫威脅
他們當中固有人是被迫、被騙去工作的,但也有自願的。有債仔及黑道中人認為待在核電站堣u作賺錢,相對較在外邊被黑幫追殺安全。日本《每日新聞》日前報道,有員工說﹕「我想辭工時,聘用我的人提到一個地方上的黑幫名稱。我收到暗示。假如東電說不知情,我才不信。」

這批人的防範輻射裝備、工作待遇要較正規職工差得遠了。例如正規職工可以通過精密的輻射監察器來測量自身染感輻射程度,但臨時工只靠簡單的手提棒檢查。

鈴木曾任《實話周刊》、《黑幫愛好者》等雜誌編輯,在採訪生涯親會過逾1000個黑道人物,深入揭露過歌舞伎町各種黑道內幕。

資料來源

抽查福島縣樹林
落葉含放射性銫
2012年03月05日 (01:29 pm)

日本林野廳在福島縣第一核電站30公里範圍內的樹林,抽驗 400個調查點的樣本,結果在落葉中發現每公斤達440萬貝可(Bq)的放射性銫,幸未有滲透到泥土當中。《日本新聞網》報道,根據日本政府的規定,凡是每公斤超過10萬貝可放射性銫的垃圾,均屬有害,需要燃燒處理。
資料來源

福島縣土壤
首次發現鈈241

2012年03月09日(09:45 am) / 最後更新:2012年03月09日 (09:50 am)


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發表的一論文提及,在福島第一核電站以南及西北的3個地點,首次測出因核事故而產生的放射性物質鈈241。

資料來源

核輻射致變異
日男海底拍下怪魚
2012年03月28日 (11:28 am) / 最後更新:2012年03月28日 (11:38 am)

日本潛水攝影家鍵井靖章自2011年核洩漏災害後第4周至今,冒著核污染的危險,多次潛入海底拍攝震區的海底世界,用影像記錄著1年來水下所發生的可怖變化,期間拍下了一尾核輻射變異的海鯰魚。

他的照片中,可見汽車倒臥海底,車身變形,被海水腐蝕得袑騑陷部A倒插在泥濘中的鋼琴已瞧不出原來的形狀,僅黑白琴鍵赫然在目,一片廢墟中,前日本天皇的照片還依稀可辨。不過,這些災後水下的破敗景象,都遠遠不如那條變異的海鯰魚,給人造成的視覺衝擊力大。

他於3月18日的廣東省攝影家協會潛水委員會成立時的活動中,展示了這組珍貴的照片。看到照片中凋敝的海底震區堙A遊弋生活的變異生物時,不知與會者是何感想。但照片在網上公布後,確實引起一片嘩然。
資料來源
--------------------------------
一般海鯰魚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福島核反應堆
企8分鐘即死
2012年03月28日 (08:36 am) / 最後更新:2012年03月28日 (02:03 pm)

日本在福島第一核電站二號反應堆安全殼內部,錄得致命強度的輻射,若人曝露在此下1分鐘,會出現嘔吐,曝露8分鐘足以致命,引起外界關注。

東京電力公司於當地時間周二,在安全殼底部上方4至7米、距離內壁50至100厘米8處,錄得輻射強度達每小時31至73希沃特,最有部份高達每小時72.9希沃特。

分析指,強輻射或是熔化了的燃料棒,穿透壓力容器,跌至安全殼底部造成。
資料來源





福島核廠 月內移除燃料棒
 2013年11月8日
【經濟日報專訊】日本福島核電站退役程序即將啟動;4號反應堆燃料棒移除工程本月展開。


當局須把逾千枚棒束移送至百米外水池,全程不可與空氣接觸,否則或產生不受控核反應,風險和難度極高。
福島核電站4個反應堆在前年311大地震中嚴重受損,1至3號爐心部分熔解,溫度目前暫時穩定;4號反應堆地震時正停運維修,放射量較低,故東京電力公司決定先在此動工,宣布工程月內展開,惟未交代具體日期。

 

倘與空氣接觸 後果堪虞
移除燃料棒將是核電站耗時數十年退役過程的首步,惟這已令專家相當頭痛,因燃料棒必須時刻置於水下,與空氣接觸的話將會過熱,有機會產生不受控的核反應,後果不堪設想。
4號反應堆共有1,533枚新舊燃料棒束,存於5樓水池;池內充滿瓦礫,東電檢查後初部認為水池或燃料棒束未有受損,但無絕對把握。公司在反應堆上方及外部興建了遙控吊機,可直達水池。
工程期間,吊機將在水中抓起燃料棒束,放入重達91公噸的特製的密水桶。每個密水桶可容納22枚燃料棒束,滿載後將吊離反應堆,由貨車運往100米外的新建水池長期存放。東電指,新水池能抵禦地震及海嘯,可使用10至20年。
把燃料棒從反應堆取出並非核電廠退役的常規程序,惟東電評估各反應堆損毀程度後,認為集中處理燃料棒比較安全。不過這項工程卻有相當風險,除了燃料棒可能已經遭到天花瓦礫損壞、不利移動外,密水桶在運送過程中一旦碰撞,亦有機會暴露燃料棒。
專家警告,單是4號反應堆的銫137(鈾235裂變後產生的放射物質)含量已是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的10倍。假若燃料棒不能保持冷卻及分離,釋出的輻射將使包括東京在內的廣泛地區不適合居住。

 

善後工程 料耗資4千億
移除燃料棒亦相當費時,估計最快要到明年底才會完成。1至3號反應堆的燃料棒移除工程預料在2015年展開,之後再要拆除受損並仍在進行核反應的爐心,難度和風險將逐步升級。
東京估計,善後工程需要3萬至5萬億日圓(約2,356億至3,926億港元),費用由政府和東電共同承擔。

資料來源

福島核反應堆報廢需40年
2014年3月12日

【本報綜合報道】昨日是三一一東日本大地震三周年,遺屬迎着細雪,於災區向至親家人的靈碑獻花,雙手合十禱告。首相安倍晉三於追悼會向死難者獻花,揚言加快重建,讓災民恢復正常生活。惟日媒揭露福島第一核電站反應堆的報廢工程,預料需時三十至四十年之久,且未知如何處置反應堆及廠房。

日皇明仁夫婦、安倍晉三及三一一死難者家屬等一千二百人,昨於東京國立劇場參加國家追悼會,為死難者默哀及向靈碑鞠躬。有東京大學生遠赴重災區陸前高田市,仰望海嘯中幸存的松樹「奇迹之松」,指首都民眾已淡忘災事,故需親眼看看。海嘯中有逾七十師生遇難的宮城縣大川小學,有遺屬前日入稟,指校方當年疏忽,致其家人無疏散,向地方政府索償約一億七千萬港元。

美被揭隱瞞嚴重性
共同社昨報道,指東京電力公司最早於二○二○年,方開始取出核電站一號及二號機組的燃料,且礙於技術問題,不知可否完成。試行中的處理污水設備則出現連接問題,未能正式使用,應難以在預期的一四年內處理所有核污水。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記者早前以《資訊自由法》,取得美國核能監管委員會(NRC)大批電郵,揭發NRC在福島核事故後,蓄意向大眾隱瞞核災的嚴重性。有NRC成員當年在電郵稱,知道內情卻不會透露。
  1.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40312/00180_007.html
複製代碼
戶外活動少 情緒問題多
福島核災三周年 甲狀腺癌童增

2014年3月11日

日本311大地震今天(周二)三周年,因海嘯引發了核洩漏的福島縣,居民仍活在輻射陰影下,兒童更是身心都受重大影響,除因極少戶外活動,以致體能下降和有情緒問題外,患甲狀腺癌的比率也較全國平均多,但專家辯稱這可能與當地進行嚴謹檢查有關。

在位於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的郡山市,不少兒童幾乎從未試過在室外玩耍,甚至連單車也不會騎,因為核事故後,當地即嚴格限制3至5歲兒童每天不得逗留在戶外多過30分鐘,幼童時間更短。
雖然限制令在去年10月撤銷,但許多幼稚園和託兒所仍繼續嚴守,不少家長仍感擔心,甚至仍叮囑子女「盡量別接觸室外空氣」。一名34歲母親說:「我們盡量不外出,不開窗,食物都選擇縣外產品。」

體能弱 做事欠動力
家長小心翼翼的態度感染到子女,小朋友一般天不怕地不怕,但當地連3歲小兒也知道輻射危險。幼稚園校長平栗說小朋友表現膽小:「吃東西前總會問:有輻射嗎?」小朋友也變得易發脾氣,多了吵架、扭打,也會無端流鼻血,這些都反映兒童心理有壓力。「小朋友的反應也變得遲緩,做事欠動力。」
年度體檢更發現,該市兒童體能變弱,無論是握力、跑步還是擲球,成績都較以往差。官方統計亦發現福島縣孩子比較重:當地5歲兒童比全國同齡兒童平均重500克(1.1磅),6歲男童重1公斤(2.2磅),11歲男童更重了3公斤(6.6磅)之多。
其實郡山市輻射水平較震災後已大減:由每小時檢測到3.1至3.7微希,到現時0.12至0.14微希,即大約每年1,051至1,226微希,跟日本政府制訂的安全水平每年1,000微希相近。但由於水平仍有很大波輻,家長仍然不放心子女在戶外,而事實上福島縣兒童甲狀腺癌個案顯著增加。
福島縣住有大約37.5萬18歲或以下兒童,其中的25.4萬人已做了甲狀腺檢查,截至上月,檢查出確珍及懷疑甲狀腺癌個案增至75宗,比去年9月的59宗增加了16宗。
專家辯稱檢查嚴謹
這比率較全國平均高──日本每100萬10至14歲兒童中,平均只兩個案。但專家指福島個案多未必跟核洩漏有關,亦可能是福島進行了更大規模檢查,又用上更先進儀器,故測出更多個案。
路透社/英國《衞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311/18652083
「明顯的人禍」 日屢遮瞞核災
2014年3月11日

311大地震引發的福島核洩漏,是21世紀最嚴重的核災難,是天災,更是人禍。但日本政府和相關企業,對污染情況和清理措施等,再三遮掩和欺瞞,令日本民眾以至國際社會長期不安。
日本政府去年8月承認福島第一核電廠每天有至少300噸核污水流入海洋,且這種情況可能是核事故後一直存在。首相安倍晉三9月在東京申奧陳述時,就誇口核污水已「得到控制」。

每天排放300噸核污水
但安倍原來只是信口開河,因為其後福島仍一再洩漏核污水;而負有直接責任的東京電力公司,更是不斷卸膊和隱瞞,多次稱「不得已」而要排放核污水,卻從未說明排放量,懶理污水給海洋生態系統造成影響,影響到太平洋周邊各國。核災一年後,在美國西岸捕獲的吞拿魚,體內放射性銫濃度仍然異常地高,甚至在7,000多米的深海都檢測到放射性銫。
日本國會的福島核事故調查委員會曾稱福島核事故是「明顯的人禍」,而這場「人禍」的深層次肇因,是日本政府和相關企業缺乏社會責任感。尤其是日本政府,從核污染情況到擁有武器級核材料數量,都加以隱瞞蒙蔽,迴避國際責任,國際社會絕不能對日本放任容忍。
新華社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311/18652085
返回列表